文字工廠  

 

        這本來自法國的《文字工廠》(La Grande Fabrique de Mots),是一個內容非常、非常特別的故事。

 

文字工廠-1  

 

        你是否能想像在世界上的某個地方,「說話」並不是人們與生俱來的能力或權利,而是必須購買文字,把它們吞下去,才能把想說的話表達出來。文字工廠,就是製造這些「文字」的地方。灰黑色的巨大工廠,日夜不停地運轉機器,然後在各式各樣的商店分門別類的販售文字。在這個國度,說話可是很花錢的喔!所以貧窮的人只好在垃圾堆裡翻撿,但常常是一些沒有價值的文字,例如「母山羊大便」或是「兔子屁股」。春天到的時候雖然有價格便宜的文字大拍賣,但多半是一些用途不大的文字,像是「會腹語術的」和「爬藤芋」…...。有時候天空會飄浮著一些文字,孩子們就會趕快拿著捕蝶網去捕抓,到了晚餐時他們就會很自豪地和爸媽說一些話。

 

634092576426886250-2  

 

        這一天,菲雷用網子捕抓到了幾個字,他不想在今晚把它們說出來。他想保留給一個特別的人。明天是他夢中情人西貝兒的生日,他並沒有存到足夠的錢對她說「我愛妳」,所以菲雷想送給她今天所捕抓到的幾個字:「櫻桃、灰塵、椅子」。

 

634092576664386250-3  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西貝兒就住在隔壁街,當菲雷去按西貝兒家的門鈴時,他並沒有說「早,今天好嗎?」這一類的問候,因為他沒有儲存到這些字,他以微笑來代替,而穿著櫻桃色洋裝的西貝兒也以微笑回報他。然而菲雷發現,西貝兒身後還站著他最大的敵人,那就是奧斯卡。奧斯卡的父母親非常富有,可以說出任何想說的話。但菲雷真正討厭奧斯卡的原因,是因為他臉上沒有任何笑容。

 

文字工廠-4  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我全心的愛著妳,我的西貝兒。以後,我知道,我們將會結婚。」奧斯卡說,西貝兒只是咪咪的笑著。奧斯卡的眼神中充滿了自信,讓菲雷感覺自己的渺小。菲雷深深地吸了一口氣,想著那深藏在心中滿滿愛意,然後他吐出了那幾個捕捉來的字。它們飄向西貝兒,像一顆顆珍貴的寶石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「櫻桃!灰塵!椅子!

 

文字工廠-6  

 

        西貝兒不再微笑了,她靜靜靜地注視著菲雷。好像她也沒有儲存到什麼話可以說。接著她慢慢地走向菲雷,並溫柔的在他臉上親吻了一下。菲雷只剩下一句話可以說,那是他很久以前在垃圾桶裡找到的,混在一堆「母山羊大便」和「兔子屁股」的中間。他好喜歡這句話,他一直把他保留著,想留給一個特別的日子。現在,這個特別的時刻來臨了,他望著西貝兒,說出了那句話………

 

        這是一本充滿藝術性與詩意的書。故事作者愛涅斯‧德雷斯塔(Agnès de Lestrade)創造了一個既奇幻又隱然呼應現實的寓言──那也許是許多人共同擁有的經驗──語言是溝通的必要元素,但語言也有其障礙和限制,真正傳遞情感的,有時並不是語言本身,而是語言背後的眼神、表情和真摯的情意,就像菲雷從內心深處吐露出的幾個字詞,雖然並沒有任何一句「我愛妳」,但是他把自己僅有最珍貴的文字慎重地說給西貝兒,而西貝兒閉眼傾聽,她也不是個富有的人,所以她以親吻作為回應,這應該比千言萬語還明確地說了:「我知道,我也愛你。」不是嗎?

 

        出生於阿根廷的比利時插畫家瓦樂麗多岡波(Valeria Docampo)以其流暢優美的畫風,創造出文字工廠高度對比的兩個世界:有錢人穿戴著樣式繁複並印有文字的衣著和配件,灰黑色系充份地表現他們的高傲和冷漠,其權力結構底下的文字工廠,似乎也是冰冷僵硬,諷刺著人們賴以溝通、傳遞情感的文字,在這裡也只是機器的生產與財富的權力。相反地,貧窮的人則穿著紅白相間的衣服,上面裝飾著各種活潑的塗鴉,充滿親切溫馨的感覺。最後男女主角超越文字的溝通與互動,幾乎完全摒棄了那個灰黑色系的語言世界,大片的紅色背景讓人的心都暖了起來。

 

菲雷最後對西貝兒說了什麼呢?這個答案就讓大家自己去發現囉!

 

DSC_0606 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影片連結是法文版的朗讀,不懂法文也沒關係喔!這就是繪本的力量,從圖像就可以感受到這則神奇寓言的詩意魅力

 

 

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香奈兒的繪本書屋

Anna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