紅色在樹梢唱歌  

 

        前兩天過了春分,春天也默默地過了一半。南方已熱得在不覺間讓人收起冬衣,路樹的枝頭冒出了各式各樣的花朵,生活也稍微忙碌了起來。但總是在忙閒之餘,不免喜歡抬頭看看天空,即使在車水馬龍的城市裡,仔細觀察,仍可見飛鳥、植物初長的綠葉、和早已花團緊簇的樹頭。這些大自然的小細節,提醒著我們時序更替,也帶來生活中的一刻閑靜,享受世界的能量與生機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像這樣的季節裡,總是會有一本繪本特別佔據在心裡,放在手邊常拿得到的地方,想到就拿起來翻閱,覺得特別幸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一直非常喜歡潘蜜拉‧札格倫斯姬(Pamela Zagarenski)的繪畫風格,綺麗而略帶神秘,繽紛的世界裡一片詳和,並且穿插著許多象徵性的符碼。她本身的畫作就極富詩意,也讓她與詩人合作成為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。這本《紅色在樹梢唱歌──彩色的一年》(Red Sings from Treetops-A Year in Color)就是她與詩人喬艾絲‧席曼(Joyce Sidman)的作品。光是書名就帶給人愉悅生動的想像,再搭配上潘蜜拉‧札格倫斯姬的畫,詩人以色彩為主角和活潑的敘述,帶領著我們走過感性而浪漫的每一個季節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各種顏色,在不同的季節都有不同的表現。以紅色在春天的樹梢唱歌作為開場,詩人說「每顆音符就像櫻桃掉進我的耳朵裡」,紅色也把楓葉木變成羽毛樹、從大黃的嫩莖冒出、也在雨後的馬路上跳扭扭舞。詩人繼續說到其他顏色在春天裡的面貌。「綠色從葉芽裡探出頭」、「雨嘗起來也是鮮綠的」、「黃色用光芒大聲叫喊」、「白色聽起來像大風暴」、「白色也可以恬靜」、「藍色需要太陽」,而粉紅是一些「新傢伙的皮膚」。以色彩代替原先意指的主詞,既給人鮮明的想像,也透過這個層次的轉化,讓人從自然的世界走入詩歌的世界。

 

DSC_1595  

 

        夏天的時候,「白色在飲料裡叮叮噹噹」,大家猜到這裡的白色是什麼了嗎?「紅色用瓢蟲細細的小腳在我的指尖輕輕的呢喃」,紅色在夏天又有了不同的面貌。「綠色是夏日女皇」,把樹上、小狗的膝蓋、所有葉子的臉龐都上了綠色的衣裳。藍色在夏天則會長出新名字:「草藍、天藍、水藍。」紫色則把影子「倒進夏日的傍晚。」夜裡,門廊的小燈旁「有灰色在等待」,原來是準備獵食飛蛾的蛙。黑色是充滿夏夜裡的秘密。

 

DSC_1601  

 

        到了秋天,「綠色累了,一臉灰撲撲的,連邊邊都皺了」,於是交給了棕色接手這個季節。紅色在秋天的樹上「濺得到處都是」,從葉子到多汁的果實。紫色是秋天聞起來的味道。橘色則在「沉甸甸的滿月中成熟了」,「在煙霧、燭光中閃爍搖曳」。秋天時,「風察覺黑色,縫滿了亮片,裝滿了秘密」,這說的是星空吧?還有白色,「靠在深色的枝頭上休息。唱著一首一會兒變大一會兒變小的歌」,你們猜到是什麼了嗎?

 

DSC_1603  

 

        為冬天開場的竟然是粉紅色,「粉紅色刺痛著:溫暖的手指就撲上冰凍的臉頰」。「藍色在頭上以光澤的遠方靜靜呼吸」,藍色也在地上雪白的陰影裡微笑著。那白色呢?「白色竊竊私語」、「白色的手用力一扭,黑夜被翻了面」,白色也是冬天嘗起來的感覺。冬天的樹林裡,「灰色跟棕色手牽手」,其他的顏色都回家了。綠色在冬天跑哪去了呢?「綠色在樹的心底等待,隨時感受大地的翻動」。而紅色依然「在我裡面跳動著」,「在漸漸變大的太陽裡發熱」,我們知道春天又不遠了,當紅色又開始唱歌,「每顆音符就像櫻桃掉進我的耳朵裡」……

 

DSC_1610  

 

        與詩共乘的繪本就是帶給人許多驚喜,讓人漫遊其中不捨輕離。許多細膩的意象透過繪畫幫助聯想,更容易進入孩童,對大人來說也是不同層次的享受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滿天星出版的中英雙語版還附上音樂朗讀CD,對於自己擁有一個小小CD播放區的香奈兒來說,也是她的點播常客。幾個月前找出了十年前的手提CD音響,音況尚好,只是偶爾跳針,索性就讓它成為香奈兒的「玩具」之一。閱讀之餘,她最愛的是聽音樂,最近也開始對於故事CD有了興趣,但是讓我有點意外的是,她對詩比對故事的接受度更高,也許是詩朗讀所產生的韻味和節奏,她喜歡跟著複述一些字詞,並且聞樂起舞。

 

        《紅色在樹梢唱歌》打造了自然與心靈上彩色的一年。對我來說,孩子出世後也讓我的生活變得彩色,讓四季更加多情。我的讀物從那些寫得密密麻麻、難懂得要命的書本當中,漸漸變成一本又一本意象豐富、明亮多彩的繪本,看待世界的方式也因此有點不同。我想是更美好的那種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香奈兒的繪本書屋

Anna KU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